武侠古典

阎惜娇大战300回合

5.8

阎惜娇大战300回合


“惜娇,你后悔了吗?”我压在阎惜娇那娇嫩的身躯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白皙的脸庞。


  “尧,没有,我没有后悔!!!”仿佛是要向我表明她的决心,她激动地要坐起来。我当然没有让她起来,将她再次压在身下,“别激动,别激动!我开玩笑呢!惜娇,你那么美,就算是你后悔了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后悔的!。”阎惜娇好像还是没有放心下来:“尧,我只想将我最美丽的一面展现在你的面前,如果我以后老去了,我会离开的!真的,我不会抓着你不放的!”“傻瓜,我怎么可能会让你离开我呢?如果你老了变成老太太,那我不就刚好变成一个老头子么?正好是一对啊!而且春宵苦短,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什么!!!尧,我真的动不了了!你就放过我吧!”


  我怎么可能放过她呢,呵呵。“惜娇,你的胸真美呀!”“哎呀,讨厌死了!快把蜡烛吹了吧!”“不要,我就是要看看你的身体,惜娇,我来了???”


  一片春色已绽放,两果夏风还轻抚。三叶秋落仍飘荡,四季冬寒羡鸳鸯!那是一个寒雪交加的夜,我来到的是一个不甚繁华的县城。


  我已经被饥饿给逼疯了,我知道我如果再没有食物进入我的肚子,那么我将熬不过这个冬天,一直以来,都是靠着别人救济的我再得到发展后,却因为助人为乐而被诬陷。真是十足的讽刺啊!


  紧了紧身上那件唯一的可以称之为衣服的破皮,那件破皮是在流浪的时候捡到的,只有我身体的一半大小,所以我不得不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否则的话我的身体会因为长时间的受冻而失去知觉的。


  逃出大狱也有一段时间了,具体记不得了,只记得在逃出来的第三天吃了一只死在路上的兔子肉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果腹的了,草根已经再也咽不下去了,每次将草根放在嘴里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恶心,只想吐出来,可是什么都吐不出来。


  毕竟我是一个读书人,没有强健的身体,不会捕猎的技巧,甚至连树上的水果都拿不下来,因为每次都爬不上树,反而每次都讲手的皮给磨破,后来就没有再敢尝试了。


  又是一阵冷风吹过,我所在的破庙似乎要倒塌了,我赶紧往外跑,我前脚出了破庙,后脚破庙就塌了。真是点子背了,喝水都塞牙缝啊!祸不单行啊!没有办法,只能背靠着已经倒塌的寺庙赶紧睡了,希望能过熬过今晚???


  眼前的烧鸡真是肥美多汁啊!滑而不腻,真是美味啊!我抱着一只足有三斤的烤鸡啃,啃着啃着我发现不对头,烤鸡怎么会长出两个乳房呢?


  奇了怪了,我好奇的捏了捏,咦?真软啊啊!好舒服啊,我继续揉捏着,还左三圈右三圈的换着方法搓揉着那对美乳,“啊~~~~~”的一声,我被吓到了。烧鸡似乎在变化。


  迷迷糊糊的我睁开了眼睛,“原来刚才那是梦啊!不对!”我发现我的手似乎真的揉捏着什么,抬头一看,一个精致的面庞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樱桃小嘴不为过,娇小琼鼻一点点。如媚似幻狐狸眼,青丝如瀑定人眼!看年龄的话应该是一个极品御姐啊!


  一抹红霞晕开在了那张精致的面庞上,那棉花糖般的腻声:“公子,请你把手放下来好吗?”


  “嗯?”我往手上一看,那不正是抓在御姐胸前的“挤奶龙爪手”吗?仿佛是下意识的,我的手又捏了两下,还是那么有手感啊!“啊!”御姐的头向后仰去。我激动了,将御姐束腰以上的衣服扒开,露出了御姐的宝贝,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极品玉乳?比成熟的樱桃略显青涩的粉嫩乳头,硕大的乳房,让人一见就迷恋的极品啊!


  一口含了上去,用舌头搅拌着那粒粉嫩红樱桃,用力的吸吮着,不一会儿,红樱桃变大了。


  “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御姐开始求情了,可我依然没有放弃进攻,手和嘴并用,开始进攻御姐的身体了,我把她抱到了床上(说来也奇怪,以前可是连一袋十多斤的米都抬不动的人居然能够将人抱起来,可能这就是欲望的力量吧!),御姐的身体已经柔软无力了,只是嘴里一直不停的娇喘着。


  正当我抚摸得起劲的时候,御姐的下体居然发出了“噗”的一声~~~~~~~~她高潮了~~~我顿时就郁闷了,我连她的下面都还没看到呢,怎么就高潮了呢?我就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下子就瘪了。御姐双眸紧闭,嘴角似乎有一丝的愉悦,好像还在回味刚才的高潮,过了一会儿,御姐脸颊上的红霞消失了,她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似乎冷淡了许多。


  “请公子不要再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了!”御姐面无表情的说,似乎刚才高潮的那个人并不是她一样。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我心想何止是唐突啊~~~~~~简直就是~~~“你暂时就住在这吧,我看你连一件像样点的衣服也没有,再出去会背冻死的。”御姐应该是动了善心,不然也不可能将我带回来。“那就谢谢姑娘了!”我盯着她看,也许是受不了我灼热的目光,她赶紧走出了房间。


  在美妙御姐的家里住了一段时间,每天都是早晨醒来先将御姐送到房间的早餐消灭,然后出去看下有什么可以做的没有,有的话就接活,比如替别人家写写字啊,抄抄书啊之类的。中午就啃两个白面馒头就行了,下午接着做活,晚上回去后除了能够看到桌子上有御姐准备的食物以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而且御姐这段时间似乎都在刻意的躲着我,每次早餐都是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送过来,晚餐也是在我回来之前送过来。不过说也奇怪,御姐一直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而且御姐从来没有找我要过一分钱的房租。我想问个明白~~~~~于是有一天我刻意比平常早了一点回去,见到御姐正在摆放食物,我赶紧进去:“姑娘,我都到你家这么久了,连个名字都不知道,实在是惭愧啊,可否告诉在下姑娘芳名?而且在下住在姑娘家里也有些时日了,可是姑娘从来没有找我要过一分钱财,实在是令我无颜再见姑娘了!”


  “这很重要么?你现在只是一个落难的人,而我也只是一个稍微善良一点的女人,名字,钱财都并不重要啊!”御姐似乎并不想告诉我她的姓名,“是的,非常重要,我总要记得我的恩人的名字吧,将来有一天我发达了,我也好回报姑娘啊!”我说得非常的诚恳。“回报?不需要,只要你不要再像那天一样就行了!”御姐的脸瞬间红透~~~“抱歉,抱歉,我一定不会再犯了!”


  “好吧,你记着,我的名字叫阎惜娇!你呢?”“姚尧!”


  自从得到阎惜娇的名字过后,我每日都会去找她聊天,说笑话给她听,我与她的关系日渐亲密,我偶然一次问她她的婚嫁情况,她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而且有恼羞成怒的趋势。我也没敢再问。


  一天,我从外面回来,看到她的房门似乎有一丝的缝隙,我十分奇怪,因为她的门如果不是紧闭就应该是完全敞开的,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我好奇的走到她的房门前,正想喊她的名字,结果透过门缝我看到了一幅美妙的美女沐浴图~~~~~一如既往的诱人面庞,在沐浴的时候她的眼神特别的诱惑,半闭的双眸时时刻刻透露出一种妩媚,蛊惑着我的心神,一对藕臂在身上来回的抚摸着,我幻想着如果那一双细腻的手如果能够在我的身体上抚摸,那是一种怎么样的享受啊!


  那对硕大的乳房还是那样美丽,樱桃乳头上一滴亮晶晶的液体划过,仿佛是她的乳汁,纤纤细腰如水蛇般,双手可握,没有多余的脂肪,虽然看不到整个臀部,但是那轮圆月的一半也被我尽收眼底,我完全可以根据那一半来幻想个的摸样,啊!美腿出水了,美腿,一双肥瘦刚好,而且纤长的美腿如果夹在我的腰上,啊!想想都要高潮了~~~~整个人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完美的黄金比啊!


  我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了胯下,再幻想着和她在床上的种种时,手在一前一后慢慢的套弄着。就在这时,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她的双手往她的下体伸去,同时“啊”了一声,头向后仰去,然后可以看到她的手在水中不停的搅动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而且口中也在不停的娇喘,口中还在不停的喊着一个名字,听不清楚,只能依稀听见“宋”字,可能是她的相公吧?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下来,手也从胯下拿了出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高亢的呻吟,里面的人高潮了,我却一下子没性趣了~~~~就在我准备离开时,一股寒风扑面吹来,门一下子被吹开了,而阎惜娇也看到了门口的我,先是一呆,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连放在下体的手都忘了拿出来了。


  还是我先反应过来:“对不起,阎小姐!”一下子就跑开了。


  过了许久,回到房间的我终于冷静了下来,没有多久,房门被敲响了。


  “请进!”阎惜娇面色红润的走了进来,没有了刚才的惨白。“阎小姐,有什么事吗?”我尴尬的说道。“……”阎惜娇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坐在凳子上盯着我,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眼睛到处瞟。过了一会儿,阎惜娇终于说话了:“你是故意的!”我先是一愣,然后赶紧辩解道:“不是不是,我没有!”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扑哧”一笑,阎惜娇看着我换乱的样子终于忍俊不禁了……我尴尬的苦笑,“好了,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了,可是你怎么会在我的门前呢?”阎惜娇疑惑的问道。“我是看到……”我把我看到门的问题解释了一下。“哦,这样子啊,那是我的门锁刚好坏了,真是的……对了,你都看到了什么?”阎惜娇娇羞的问道。“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风就吹来了!我只听到了一个宋字~~~”我当然不会说我什么都看到了,不过慌乱间还是把听到的讲了出来。


  刷的一下,阎惜娇的脸色比刚才被我看到的时候还白,真的没有了一丝血色,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相公吗?其实我的相公就是宋押司!”“嗯?宋押司,谁啊?”我疑惑的想了想,“哦,就是那个经常帮助别人的那个被人称为‘及时雨’的宋押司啊?”“对,没错,就是他!”“哇,那你真幸福啊!”“幸福?哼,一个月都不一定回来一次的幸福?从结婚到现在,他一次都没有碰过我!”似乎是破罐子破摔了,阎惜娇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大胆的讲了出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第一次没有阻止你的原因了,你那次给我的是第一次的高潮,就连我的手都没有能让我如此愉悦~~~~~~”阎惜娇似乎一下子变得妩媚了,原来的冰冷一下子就消失了,这样巨大的落差真让人惊讶。可是更让人惊讶的是刚刚还妩媚的女人一下子就笑着哭了出来,“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是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接近我呢?”


  “怎么会这样呢?你们不是夫妻吗?”我不解的问,同时我的右手温柔的轻抚着她的玉背安慰着她,哦,这种触感,真是爽啊!


  “呜呜,其实我们并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结的婚,我本来是一个外地逃难的人,一个女人在外逃难你是知道的,总是要受到别人的欺辱,刚好宋押司解救了我,而且还让我住在现在这个房子里,并且给我吃给我穿,所以我很感激他,于是我就说我要嫁给他,可是一开始他无论如何都不肯,知道我以死相逼,我们才结了婚,可是婚后无论我怎们诱惑他,他都不肯给我,甚至连陪我的一点时间都没有,你说我一个女人都做到那种地步了我还能怎么样,所以我失望了,我放弃了!”阎惜娇边哭边说。


  我轻轻的把她抱到了我的怀里,一边抚摸着她的玉背,一边轻抚着她的头发,尽最大的努力给她安慰,还说:“没事了,他不肯陪你,我陪你,这么一个大美人,他居然不要,那真是一个大傻瓜啊!别哭了,惜娇,在哭就不漂亮了,不过不漂亮也没事,我一样喜欢。”


  “我们喝酒好不好?”阎惜娇突然说道。我明白她是想用酒来麻痹自己:“不要了,惜娇,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要这样子自暴自弃好吗?”“尧,这是你说的,你以后可不要后悔哦!”惜娇任然想要诱惑我,“惜娇,真的别这样!”我心疼的表情真的连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呜呜呜,尧,你真好!不管怎么样我今天都要给你!”说完就开始解自己的衣物了,因为刚洗澡,所以她身上只有一件浴袍,一解开就只剩里面的肚兜了,红色的可爱肚兜更加增加了一种魅惑,我呆呆的看着她,这次不像是一种试探了,而是真的要给我了。


  我也没有再惺惺作态了,隔着肚兜直接肉上揉上那对浑圆饱满而又美丽的酥胸,上下捏揉,左右晃动,然后按上那对挺立的乳尖,感受着乳尖颤抖的触感,渐渐的,惜娇的乳头勃起了,“惜娇,你看,你的乳头把我的手都顶起来了!”我笑道,“哎呀~~~~~~~~讨厌~~~了啦~~~坏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惜娇的小女儿状让我更加冲动,直接掀起了可爱的红肚兜,“啊~~~~~~~~~~~~”惜娇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我直接吻上了那对可爱的小樱桃,吸吮着,吸得“簌簌~~”作响,舌头在乳晕附近不停的打转,吸完左边换到右边接着来,直到惜娇的乳头附近都已经红肿了我才松开,“哎呀,都肿了,你这个坏人!”惜娇皱着眉头作可爱状,“嘿嘿,既然是坏人,那我继续!”我淫笑道,说完用牙齿直接咬在了乳尖,一咬一放,一开一合,还咬着乳头前后拉扯,弄得惜娇苦叫连连,“你这坏人,一点都不疼惜人家!”“好好好!我怎么会不疼惜我的好惜娇呢?”说完我放开了惜娇的乳头,然后开始仔细观察惜娇的蜜穴,惜娇在乳头被放开后,呼吸急促的休息着,双眼闭合,胸前那对胸器一涨一缩的好不美丽,然后惜娇突然觉得下面被什么东西给按住了,睁开眼睛一看,我已经将嘴巴放在了惜娇的蜜穴上,伸出舌头开始进攻那美丽的阴唇附近的美肉,“别~~~~~别~~~~~别,那脏死了!快点放开啊!”惜娇想把我的头从她的蜜穴上拉开,而我却抱着惜娇的小翘臀不动,毕竟是女性,力量没有我强,我突然舔了一下蜜穴上的那颗豆豆,惜娇挣扎的力气一下子就没有了,还有一声柔弱的“啊~~~~~”从嘴里传出来,“尧~~~~我要~~~疯了!”惜娇的声音颤抖着,“好舒服~~~~~太舒服了~~~~~~原来还可以这样啊~~~~~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美好的感觉~~~~~太舒服了,尧,我还要~~~~~~”惜娇一下子就变了,真的,一下就成了一个淫娃荡妇。


  “惜娇,你变成一个小淫娃了哟!”我的声音极其暧昧,“我就是小淫娃~~~~~我就是小淫娃!我只是尧一个人的小淫娃!啊太舒服了!尧,加快速度!我要尿了~~~”我加快了在惜娇的蜜穴里的舌头的速度,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我感觉到惜娇的花道里已经开始积聚花液了,而且十分清香,我变抽插为吮吸,吮吸着惜娇的花液,在嘴里全是花液后突然将嘴吻到了惜娇的嘴上,惜娇以为我要和她接吻,她闭着眼睛把嘴打开后,我将惜娇的花液一下子全渡到了惜娇的嘴里,惜娇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在我将花液渡完后,惜娇咳了起来,“尧,你太坏了~~~~~你,你,你,你居然让我喝自己的尿尿~~~”咳完惜娇娇羞着瞪了我一眼,我顿时就愣住了:“呃~~~~惜娇,你知道你刚才是怎么了么?”我很疑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白?那么纯?“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就是~~~尿尿了嘛~~~哎呀,讨厌死了!”惜娇扭扭捏捏的左右摇摆着!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那么纯洁的小淫娃?噢~~~~我太有福气了!


  “惜娇,其实你刚才那是高潮了,不是尿尿!而且你刚才吞下去的不是尿尿,是你的淫水哟!”我调笑着说,“哦!!!原来那就是高潮啊!”惜娇作恍然大悟状,我看到惜娇那纯洁的样子,更是狼性大发!一下子把她扑到在了床上:“惜娇,来吧,我们来真正的爱爱吧!”“嗯~~~”惜娇娇羞的蚊子声让我怀疑刚才那个小淫娃到底是不是她!


  我将惜娇的双腿摆成M型,并且将我的小弟弟对准了惜娇的花道,惜娇满脸红霞的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我的小弟弟一点一点的挤进了惜娇的蜜穴里,惜娇在第一次收到挤压的时候有一丝的痉挛,然后就好多了,不过当我碰到一片屏障的时候,惜娇被吓得睁大了眼睛:“尧,我好疼,温柔一点好么?”“好的,惜娇没事,就是一时间的疼,一会儿就好的,长痛不如短疼,以后就只有享受了~~~~”我边说边爱抚着惜娇的美乳,我想通过爱抚使惜娇的花道分泌更多的爱液,这样进去的时候就轻松一点,当我感觉已经差不多的时候,我先吻住了惜娇的娇唇,然后腰身一挺,下身终于和惜娇结为一体了,“唔唔唔~~~~~~~~”虽然我已经吻住了惜娇的唇,可是惜娇任然挣扎着叫了起来,我知道这个时候惜娇是最疼的时候,如果我不能赶紧让惜娇爽快的话,那么以后惜娇可能会有心理阴影,我和惜娇舌吻的同时一只手搓揉着惜娇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在惜娇蜜穴上的小豆豆那逗留,在我的三面夹攻之下,惜娇没一会就松开了紧皱着的眉头,并且在我的舌离开她的樱唇时开始了诱惑人心的呻吟,那叫声是多么的沁人心脾啊!“尧,虽然刚开始真的好疼~~~~~~不过~~~~不过现在好了,真的好舒服啊~~~~啊~~~~我要飞了,尧~~~~~~尧,我爱你~~~~尧,让我飞吧!我受不了了~~~~让我飞,啊~~~~~~我高潮了!我是小淫娃,小淫娃!来了!来了!!!啊~~~~~~~~~~~~~”惜娇的呻吟令我不断的加快着抽插的速度,我在抽插的同时还拍打着惜娇的小屁股,直到惜娇的高潮来的时候,我放弃了其他的一切动作,只是不住的较快挺动腰身的速度,“啊!!!”我和惜娇一起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我躺在了惜娇的背后,双手抱着惜娇的纤纤细腰,嘴唇轻轻地吻着惜娇的玉背,而下面还泡在惜娇的蜜穴里,呵呵,不愿意出来了。感受到我的情意,惜娇满足的将双手反抱着我,可能事觉得反抱不是那么舒服,就转过身来,转身的时候,我让惜娇慢慢的,依然没让我的小弟弟从惜娇的蜜穴里出来,惜娇抱着我的背,将小脑袋顶在我的胸口,细细地说:“尧,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哦!”“小傻瓜,我这怎么会丢下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呢?”惜娇现在一点都没有御姐的样子,就是一个掉进爱的女人。“哼哼,那是不是我不美你就不要我了?”“呵呵,怎么会呢,小乖乖,别胡思乱想!”我轻轻的刮了一下惜娇的小琼鼻,“哼哼~~~~~~~谅你也不敢!你要是敢抛弃我,看我不剪了你!”说着还用小手可爱的做了个剪刀状。


  “走,惜娇,我们去沐浴去!”我感觉身上出的汗快干了。“好啊!不过~~~~~~~人家要你抱着过去~~~~~~”惜娇笑嘻嘻的说。“哈哈哈哈哈哈,求之不得呢!!!”我一个公主抱就抱着惜娇向有浴桶的偏房走去。


  “尧,你说我们以后怎么办啊?”坐在木桶里,惜娇玩弄着水面上的玫瑰花瓣,脸色平静的问道。“惜娇,我去找宋押司说好么?我直接告诉他我要娶你!毕竟他又不喜欢你,你们这样拖下去不是个办法,对么?”我直截了当的说。“可是,男人的占有欲是很强的,我听别人说男人以前有的东西不在意,可是在要被别人抢去的时候,又会不舍得,在那个时候又会表现出另一种行为!”惜娇担心的说。“惜娇,你相信我吗?”我一脸正经的对着她说。“当然相信了!要不然人家也不会~~~~~~~~~”说着说着惜娇的声音就逐渐消失了,不过我还是听到了,然后我说:“既然你相信我,那你就应该放心,因为我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就因该有一个男人的担当,不敢发生什么,如果男人的担当没了,那么这个男人就不是男人,而是一个没鸟的家伙!”看着我严肃的样子,惜娇似乎非常感动:“尧,谢谢你,谢谢你!”“小傻瓜,我们两人之间不需要说谢谢,永远都不需要,知道么?如果以后再说的话那我就要假发伺候你咯!”我紧绷的脸一下子就放松了!“惜娇,要不我们再来一次?”我便说着边摸摸这摸摸那。“不要啦!尧,人家的下面还疼着呢!”惜娇软绵绵的说道。“那我就帮你亲亲蜜穴吧,让我亲亲就不疼了!哈哈!”我仍然不放弃。


  洗完澡后,我抱着惜娇回到房间,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惜娇,你后悔了吗?”


  后记:


  这几天偶然看到了新水浒里的熊乃瑾扮演的阎惜娇的形象,嗷唔~~~~~~~~~~~~(狼嚎~~~~~~~~~)真的,小弟冲动了,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内媚,看了阎惜娇过后我真的觉得~~~~~~啊,不解释~~~~~请大家允许我小小的YY一下吧~~~~~~~~呵呵创作之前想说的Cartoon


                           【完】    


影片评论

首页

视频

下载

图片

写真

小说

声音